主页 > 网络真人赌博网站 >

“普通话”是如何诞生的 中国4000年语言史

时间:2019-06-16 13:54

来源:作者:admin点击:

  语言中潜藏的,是一部曲折的中国史。

  对于13亿中国人来说,普通话是如今的民族共同语,然而,对于说着粤语、客家话、闽方言、吴方言、赣方言、湘方言等六大方言体系的南方中国人来说,普通话却显得如此陌生;而对于北方民众而言,这些南方方言也有如“鸟语”一般,根本听不懂。

  但他们或许不知道的是,作为一门异族入侵色彩严重的语言,普通话本非纯粹的汉话,而南方的这些“鸟语”,才是我们的祖先,所真正说着的语言。

  1

  公元前560年,晋国召集北方诸侯商议如何讨伐楚国。

  然而此时楚国强大,刚刚挫败了晋国的盟国吴国,国力日趋衰弱的北方盟主晋国,对于自己无力率众伐楚的外强中干感到恼怒,但又需要找到发泄点,于是,晋国大臣范宣子将焦点对准了北方姜戎的首领驹支,指责是戎人在搞破坏挑拨北方诸侯,以致南征楚国出现分裂。

  作为与中原华夏族先民语言不通的戎人首领,此时驹支却不卑不亢,并当场朗诵了一首《诗经·青蝇》:“营营青蝇,止于樊,岂弟君子,无信谗言。”

  戎狄言语向来与华夏不通,驹支却能朗诵《诗经》,并且亲自与各诸侯国君臣公开辩论,这就涉及到一个语言问题,即驹支说的,究竟是什么语言,能让自身也是说着各种方言的各诸侯国人一听就懂?

  难道,先秦时期的远古中国人,已经说着一门类似今天普通话一样的民族共同语了?

  对此,《论语》中给出了答案。

  《论语》记载,“子所雅言,诗、书、执礼,皆雅言也。”意思是说,孔子在诵读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和主持典礼的时候,都说的是“雅言”——而雅言,正是中国历史上最古老的民族共同语。

  对于门下弟子三千的孔子来说,如何与来自各个诸侯国的弟子们沟通,以及在游历诸国时向各国国君推广自己的思想,只能是通过一门远古时期的华夏族共同语——“雅言”来进行交流。

 

  ▲春秋时期,孔子经常宣讲“雅言”。

  语言学家指出,上古时期,“雅”和“夏”相通,所谓雅言即是指夏朝人流传下来的,广泛使用于今天的黄河、洛水一带的河洛古语,由于从夏朝、商朝到周朝都定都于河洛一带,到了东周迁都洛邑后,作为各个诸侯国与天下共主东周交流的共同语,雅言此时开始向洛阳音倾斜,这也就是后世汉人广泛使用的“洛阳读书音”的古老源头。

  说起来,无论是位处西北的戎人首领驹支,还是位处今天山东一带的孔子,他们所说的都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汉人“普通话”——雅言。而雅言背后的河洛古语,正是今天流传于江浙一带的吴方言,以及存在于福建、广东以及台湾地区的闽方言、客家话、粤语等的共同祖先。

  换句话说,在今天被视为鸟语的吴方言、闽方言、粤语、客家话等语言,要更为接近汉人祖先所使用的语言,而异族色彩浓厚的现代普通话,此时根本仍未诞生。

  内部方言杂立的古老华夏族,正是通过雅言,紧密团结在了一起。也正是通过雅言,春秋战国时期各国的沟通往来,孔子的游历诸国,以及诸子百家的纵横游说,才得以说得清、听得懂。

  2

  从夏商周以降到西晋时期,由于中国各个王朝的首都,都是基本从西向东摆动于黄河洛水的长安、洛阳一带,尤其是东周、东汉、西晋都定都于洛阳,这就使得河洛古语中的雅言“洛阳读书音”,逐渐成为了古代中国人所共同尊奉的共同语。

  相传为周公旦所著,实际上成书于两汉时期的《周礼·秋官·大行人》,就记载了先秦时期,作为周王掌管诸侯朝会和出使邦国传达王命的官员的“行人”,经常要为各国人员培训先秦版“普通话”雅言和文字的事例(“属象胥,谕言语,协辞命”)。

  西晋八王之乱以后晋室南迁,但是南迁的士族们却仍然说着来自中原的雅言“洛阳读书音”,当时,籍贯陈郡阳夏(今河南太康)的名士谢安(320-385),在南迁建康(南京)后,仍然喜欢用洛阳的书生腔读书念诗,由于谢安从小患有鼻炎,他发音时鼻音很重,可能有点类似于今日汉语拼音中ong的发音,但当时整个建康城(南京)的人都觉得,谢安的“洛阳读书音”实在太好听了,以致于满城的人,都喜欢捏着鼻子学谢安说话,这也就是历史上有名的“洛生咏”。

  而谢安的“洛生咏”,正是古老的汉族共同语“雅言”,在西晋衣冠士族南渡后,所带到南方的远古版中国“普通话”。

 

  ▲谢安所说的洛阳读书音,是古老的汉族雅言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